前天,在另一個家寫了一則(應該說貼了一則,因為已經寫了很久)有關日本旅行時的窩心遭遇,網友紛紛留言,正在思考下一篇寫什麼之際,卻讓我無意遇上王貽興的《咖喱飯的冰水》(太陽報)。


 


在日本吃咖喱,大部分都會附上冰水一杯。大部分食肆你一坐下都會奉上熱茶,可是如果你點了咖喱,他們就會在送餐的時候特地在盤子上加一杯冰水給你。不知怎的,看到這杯冰水,我就是說不出的感動,也許因為見微知著,如此細心貼心,總是人心頭微溫的,因為知道閣下未必受得了咖喱的辣,又不想藉此斂財騙你叫杯凍飲,就自動自覺附送冰水一杯,讓你一旦伸出舌頭,滿頭大汗,也有及時雨能解。 」


 


我先補充一下,吃拉麵的地方,大部份都會提供冰水。咖喱,也是我在日本時的至愛,今年七月,我到秋葉原,無意發現一家吃咖喱的店子,坐下來,點了一碟漢堡黑咖喱飯,店員還為我奉上辣椒油一樽,但吃下去才發現頗辣,一點也不像我印象中的日本咖喱,但非常美味。最意想不到的是,當我差不多喝完那杯冰水之後,店員會自動為你添上,絕對不會希望你再點一杯付費的飲品,日本人就是這樣的,這令我愛上日本。


 




「那杯水喉水值多少錢?值錢的,是那份細心和人情味。」


 


一星期之後,我便到達北海道,我在札幌的拉麵橫丁,找了一家曾贏得全國冠軍的拉麵店,親嘗一下。可能過了午餐時間,店內無人,只有一位拉麵師傅。他知道我們是香港人,二話不說,給我們一份中文菜牌。在香港,不要說是贏了全國冠軍,只要蔡生推薦過的店子,店員都會有幾分架子,但這家沒有,我從沒有見過日本的食店店員,會擺架子。


 


他端上兩杯冰水,拉麵店十居其九都會提供冰水,加上日本可以直接飲用自來水,所以,很方便。


 


然後,師傅用心地為我們煮了兩碗拉麵,他的細心,花上了一點時間,因為,所有的東西都是立即製作,除了湯(未加工的湯)和拉麵(請翻看舊文章),如果換上在香港,早已給催促很多次了。當我細心品嚐那碗有心的拉麵,師傅忽然拿走我面前盛冰水的水壺,原來他看見冰都溶得八八九九,馬上替我們在雪櫃拿出一壺冰凍的。我立即把水倒進杯子,師傅滿意地微笑。


 


這種人情味,在香港,幾乎消失了﹗

創作者介紹

沙米の旅日手帖

沙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